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安雷】醒来发现恋人变成了小孩怎么办?不怎么办

是幼化的安哥!呆萌呆萌柔软可捏(?)的那种!
是小甜饼,无脑致歉,ooc致歉!
如果没关系的话我们就开始吧www
  
  大赛受到了来历不明的攻击。
  爆炸,海啸,山崩,怪物狂化……一切被搅的乱七八糟,所有人都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甚至有极少数能力太过弱小的直接陨落在了这场动乱里。
  虽然丹尼尔在第一时间发觉后带着裁判球们全力补救,但仍有一小部分极为隐蔽的漏洞逃过一劫直接作用在了参赛者们身上,而这时候巨大的奖励积分与保护指令也没有作用了——对于为了生存四处树敌的他们来说,能力被削弱一丝一毫都不亚于一场灾难。
  于是刚刚收拾完狂化怪物们回家不久的安迷修看到自己终端上进账的巨大积分整个人都不好了,但现在过于繁忙的系统自然不会回应他的询问,反而还因为神经质的失眠被雷狮嘲笑了好一会儿,气的他直接把对方拽起来往卧室拖。
  后来又折腾了大半夜,哪怕再怎么顾虑,安迷修终于还是陷入了睡眠,所以自然他并没有看到一旁本应熟睡的雷狮悄悄睁开又闭上的双眼。
  
  第二天清晨,雷狮是被脖子上来自于刀刃的冰凉触感叫醒的,他带着不耐烦睁开眼,发现原本睡在自己身边的安迷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拖着宽大睡衣跨坐在他身上正用双剑架着他脖子的小孩儿。
  雷狮看着倒是一点都不惊讶,也不担心对方手滑,大爷样的继续躺着,倒是小孩那张与安迷修如出一辙的脸上带着本能对陌生环境的惧怕以及强装出来的镇定:“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是我们家,而我是你恋人。”雷狮慢悠悠的把刀刃推开,手指被刮擦出了点血,被他抹到了安迷修的脸上,血色被白皙的皮肤衬得格外显眼,“要解释的话也很简单,你突然变成了小孩子而已。”
  “……小孩子?”安迷修有点疑惑,“我原本不是这样吗? ”
  “不是,”雷狮道,“都是十九的成年人了,不过幼稚的和现在也差不多。”
  安迷修这次收到的漏洞影响是除元力技能保留外其他完全倒退的,持续一天的幼化——雷狮让卡米尔黑了安迷修的终端,这条伴随着巨额积分而来的信息早被他看完删除了,当然不会因目前的状况惊讶,或者说完全就是故意的——不想让安迷修为幼化的自己留下任何相关信息,然后恶趣味的在接下来一天对这只缩小版本的揉圆捏扁。
  “有什么证明吗?”不过事实证明这只缩水了的安迷修警惕性还是挺高的,凭雷狮两句话还是没相信他,把被推开的双剑又重新架了回去,满脸写着怀疑。
  “双剑是凭空出现的吧?以及这里是卧室,你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房间内没有武器,如果还不信的话……”雷狮扯开自己的衣服,指了指自己满身的痕迹,“喏,你干的。”
  意料之中的,缩小版的安迷修比成年版的脸皮还要薄,被那些大片大片显而易见的印子弄得满脸通红:“你……!”
  缩了水的不仅脸皮更薄了,还更笨了,就没想过这些印子万一是我故意的吗,不过确实不是就是了。雷狮这么想着,打了个哈欠,故意道:“所以现在能让我睡觉了吗?昨天被你折腾了将近一晚上,累死了。”
  “……”安迷修红着脸动了动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垂手松开了双剑,让它们消散在空气中,然后就被雷狮一把抱在了怀里。
  小孩子的身体是不同于成年人的柔软,触感好的让雷狮差点误以为他在抱着一个绒毛抱枕,舒服的立马就有了困意。倒是小孩版本的安迷修从来没有与人这么亲密地接触过,埋在雷狮怀里闹了个大红脸努力想挣脱,结果被雷狮恶劣地笑着一把按了下来:“履行恋人的职责啊小骑士,没了记忆之后就想跑了?”
  都拿出骑士的名义来威胁了,安迷修只好自暴自弃般的把自己摔在了他怀里,不过在雷狮睡着之前,还是听见了他小声的嘟囔:“为什么我找的是这么一个开放的大恶党,而不是美丽的小姐啊……”
  “……”
  作为对缩小版安迷修直男思维的报复,雷狮紧了紧自己抱着他的力度。
  
  陪着雷狮又睡了一个多小时,安迷修终于成功从睡着的雷狮怀里挣脱出来,想着身为骑士毕竟还是要对这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家伙履行“恋人的职责”,他轻手轻脚出了卧室,对被丢了一地啤酒瓶和烤串签的客厅进行大扫除,顺便煮了个午饭。
  所以等雷狮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与平常别无二样的景象——自己前一天乱丢的垃圾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厨房煮着什么响着咕嘟咕嘟的声音,随着食物的香味一起弥漫在客厅里,像平常有安迷修的任何一个上午一样。
  然后小孩儿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了眼发愣的雷狮,道:“洗漱下,吃饭了。”
  雷狮听着这与成年安迷修截然不同的童音收回了神,正打算转身去洗漱,可又突然回头看了把菜举高放上餐桌的小家伙,然后就笑了出来。
  “笑什么?”安迷修把菜放好,回头纳闷的问,显然是不明白自己又戳中了这个古怪大人的哪个点。
  “……没什么。”雷狮看着安迷修那张脸笑意更憋不住了,摆手往洗手间走去。
  
  等雷狮出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忙完了,坐在椅子上低头扒着饭,那头棕色的乱发于是格外显眼,够不到地的两条小腿一甩一甩的,是雷狮今天头一次看见的可爱样子。
  看他出来,安迷修把另一个饭碗往他面前推了推:“吃吧。”
  雷狮接过碗,看着里面如以往一样特意被压平以显得好看些的米饭,由衷的感叹了句:“你小时候就这么贤良啊。”
  “……”小孩版本的安迷修因为这句话卡了一秒,“先生,贤良好像不是这么用的,以及这些都是师傅教给我的。”
  “师傅?”这个安迷修倒确实和他提起过,“你说起过,不切实际到都快把他吹上天了。”
  “师傅本来就有这么厉害。”安迷修放下碗筷,郑重道,“他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我,授予我知识与骑士道,我能够如此活到今天是因为他的照顾。”
  如果是成年版的不会和他这么唠叨,最多丢下一句“恶党你不懂”罢了,果然还是不一样啊。雷狮想着,不打算和犯了固执的小孩再多纠缠,敷衍着道“随便你怎么说”夹起菜吃了一口,随后皱眉:“味道这么淡?”
  “我和师傅都偏爱清淡啊,”安迷修看着雷狮没反驳也不打算与这个脾气古怪的现任“恋人”吵架,看着他皱眉心里那份“照顾恋人”的职责感倒燃烧起来,“不合你口味吗?”
  “不是,你……”你不是和我一样偏爱重口味的吗?自从你主厨连青菜都能有肉味的那种?
  雷狮回想着安迷修什么时候喜欢过清淡,然后某段都快被他忘记的,他们刚交往时的对话突然冒了出来。
  “恶党你吃的东西太不健康了。”
  “本大爷就爱重口味,你管的着?”
  “对身体健康不好。”
  “哈?难不成我自己做饭吗?”
  “……那我做饭,别每顿都吃这种东西了。”
  “看我心情。”
  “……”
  想想安迷修后来真的如他所说每顿都尽量在健康范围内重口味和每顿一言不发吃饭的样子,再看看面前小孩疑惑的脸,雷狮顿了顿,几把把他的头发揉的更乱。
  “没,挺好吃。”
  
  饭后,作为所谓“答谢”,雷狮帮着安迷修一起洗碗,洗着洗着又拌起了嘴,结果不小心手一滑把碗摔碎在了水槽里。
  第一反应是把小孩儿抱起来以免他被伤到的雷狮:“……”
  猝不及防被举高高的安迷修:“……放我下来。”
  
  雷狮打算带着安迷修去卡米尔他们那边,毕竟他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太好欺负,可外出——安迷修原本那下摆宽大的衬衫现在在缩水版本身上已经堪比裙子了穿不了,雷狮找出件自己最小的外套给他也是宽袍大袖,两只手笼在袖子里甩啊甩的特像两只翅膀,不过还算能看。至于裤子……雷狮只庆幸自己上次为了逗安迷修特意买的那套恶魔装还在,黑色超短裤拔掉尾巴也就没什么不正常的了,宽了一大圈的裤管衬得那双露出来的小腿越发白皙起来。
  换衣服的时候,安迷修身上几道伤疤被雷狮全看见了,他伸手摸了摸:“小时候就有这么多了?”
  “哦,有些是在流浪的时候留下的,有些是因为修行。”安迷修倒是不在意的样子,还因为雷狮的手不适应的缩了缩,“伤疤是骑士的勋章。”
  雷狮没让他躲过去,强硬的直接把他抱在了怀里,手指拂过那些其实已经不太显眼的凸起,不带怜惜,是另外一种莫名的情绪,“你之后身上的伤疤比这更多,大多数是我留下的。”
  “为什么你会给我留伤疤?”小孩骨架的安迷修被牢牢锁在宽大的怀抱中,听着对方的话满脸不解,“我们不是恋人吗?”
   雷狮没回他话。
  这个安迷修没有那些与他针锋相对的回忆,所以会礼貌的叫他先生,会回答成年版本根本不会回答的问题,会因为所谓“恋人的职责”不反抗他的举动……
  但也正是因此,这个安迷修并不爱他,对他的所有一无所知,礼貌中含着的是疏远,所谓“职责”也真的就是职责罢了。
  而他自己来说,对这个小家伙不感兴趣是不可能,觉得好玩,但认真说也并不是那么关注。
  还好,一天之后,他的骑士就回来了。
  
  没有合适的鞋子,雷狮只好抱着安迷修出门,还因为趁机掐了掐小孩身上不多的肉搞得他又闹了个大红脸,逗的雷狮笑的几乎像是要把他摔下去,引来旁边一群人的围观,还有几个女生被萌到,冲着安迷修挥手,小孩儿点头示意结果被雷狮虎摸了一把头以示警告。
  “干什么?”安迷修捂着自己的头瞪他。
  “当着我的面拈花惹草是不对的,小骑士。”雷狮义正言辞。
  “我哪有!这只是对美丽小姐的尊敬罢了!”
  “睡觉时候念的别以为我没听见啊,花心的小家伙。”
  这么一路斗着嘴到了约定地点,两个人三岁孩子似的依旧旁若无人的你一句我一句,不过左等右等那三个人没等来,反而等来了一帮明显冲着他们来的,不怀好意的人。
  雷狮自己布置过多少次这样的埋伏,一想就明白了。
  啧,那边派人拦住他们拖延时间,这边来趁人之危围剿没有正常版安迷修并肩作战的他?
  真当一个人的大赛第四就那么好欺负?
  雷狮这么想着,手里有危险的雷光闪烁,打算直接落雷劈死他们完事,结果怀里原本埋头不想理他的小孩突然动了,两道光芒闪现在他的手中,是双剑:“先生,麻烦你一会儿把我往上抛,这些人我来解决。”
  “不用我?”小孩完全不同于刚才的严肃表情让雷狮有点诧异,“搞得定吗小家伙?”
  “守护恋人是骑士的守则,”安迷修郑重道,“既然是,那么哪怕死亡,我都不会允许你犯险。”
  “……我没那么好欺负,”雷狮觉得好笑,又有些意外,这种执意于守护他的安迷修雷狮也就在重伤时见过,毕竟他的实力双方都知晓,又不是需要保护的那些弱鸡,“你左边,我右边,上。”
  
  然后等卡米尔他们飞快解决掉那些人赶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景象——雷狮身边围了一圈被砸的血肉模糊或者被雷劈到面目全非的尸体,看样子死了好一会了,而旁边一个及其熟悉的小孩正把两把更加熟悉的剑从他自己赤脚踩着的尸体里拔出来,带着血迹和杀意指向他们。
  “放下,安迷修,”雷狮淡定的在三人疑惑的目光里开了口,“他们是我的手下。”
  “哦,”小家伙松手,让自己的元力武器消散在空中,“安全了吧,先生?”
  “是。”雷狮说着走过去把他抱起,转过头来对着已经被震惊的三人道:“他变小了,实力貌似没被影响,但是没有记忆。”
  “……是被漏洞影响了?”卡米尔看着那么听自家大哥话还任抱任掐的安迷修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对了,扶了扶帽檐,“以及大哥,骗小孩子是不对的。”
  “我又没骗他,难不成我们两个不是这样?”雷狮一脸理直气壮,“来,安迷修,问个好。”
  “……你们好。”安迷修看着三人诡异的表情有点奇怪,但他还是努力笑着点了点头,“先生的伙伴们。”
  小孩本来就可爱,笑起来只感觉世界都明亮了,但三人神情恍惚,颇有世界崩塌的感觉。
  “……我居然有一天会被这家伙这么礼貌的对待。”佩利崩坏的差不多了,他用力摇了摇头,“感觉像是场噩梦。”
  “闭嘴傻狗,”帕洛斯表情也有点抽搐,骗徒强大的适应能力在这里是真的不起效了,“别故意提起,没人当你是哑巴。”
  三观当然要大家一起崩才公平——所以后来安迷修被雷狮海盗团轮流抱着四处狩猎怪物差点被其他人误以为是其中哪个的孩子的事我们另谈。
  不过雷狮被金指着安迷修问“这是你和安迷修的孩子吗”的时候确实是相当想打人,如果没有格瑞拦着的话。
  哦对,其他时候他是真的打了——在一帮人被安迷修萌到失去理智纷纷想扑上前却因为有一部分是女生小骑士下不了手的时候。
  嗯,吸正太可以导致世界和平。
  
  折腾了一天,在大家还对安迷修恋恋不舍的时候雷狮把他抱了回去,安迷修趿拉着大大的拖鞋准备了晚餐,两个人一边吵嘴一边进食,后来就演变成了食物大战,雷狮被丢了一脸的水煮青菜,而安迷修也被糊了一脸的米饭,都狼狈的很,最后只好一起去洗脸收拾桌子,期间还打了一场规模庞大的水仗。
  等到把所有都收拾好是很晚了,雷狮靠坐在床头,安迷修像白天一样跨坐在他身上斗嘴,不过期间没来得及躲过雷狮所有撩他衣服掐他肉的操作,很是沮丧。
  吵着吵着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雷狮沉默了下,道:“你快回去了。”
  “……什么时候?”安迷修脸上的怒意也淡了下来,“我要变回去了?还会记得你吗?”
  “估计不会了,”雷狮摸了摸小孩的粽发,力度不算很大,“毕竟是意外,又不是真的穿越……话说小家伙,你对我的印象这么样?”
  “很熟悉,有亲近感,但是不怎么好。”安迷修脸上有点不舍,但还是非常耿直的实话实说了,“你放肆,恶劣,恶党作风,自大……而且,是个男性,不符合我为自己想象的任何一种恋人的样子。”
  “所以,”也没等雷狮反应过来,小孩今天以来第一次主动捧住了他的头,落在唇上的吻如同话语一般温和轻柔,“如果我真的和你在一起了,那么一定是因为我非常非常爱你。”
  “再见啦,我未来的恋人。”
  说完小孩的脑袋就直直向前倒下,落在了雷狮的颈窝里,同时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长伸展撑起宽大的衣服,更多的伤疤生长出来,伴随着昨晚雷狮留下的印记,渐渐变回了他最为熟悉的,安迷修的样子。
  一天已过,影响消失。
  “……什么啊,”愣了许久,雷狮看着安迷修脑后翘起的粽发,嗤笑一声,“显得自己有多爱我?早就知道了还唠叨……重死了笨蛋骑士。”
  这么抱怨着,雷狮却并没有把他推下去,而是伸手环抱住了他的腰,歪头枕着粽发睡去了,嘴唇轻触着未被垂下额发挡住的额头。
  像一个将要落下的吻。
end
PS:其实第二天他们因为保持这个姿势一晚上肌肉僵硬了(不是你滚开)
  

评论(40)

热度(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