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啦然】粉丝和爱人的距离

是啦然哦!!!!!!! @→敛←  @社会主义波纹疾走
娱乐圈pa,新兴少年歌手×著名歌手这样×
各位年下了解一下,我真的觉得我和然相性好爆了(!)
  然之外都禁止转——!
  
  “哎,然你这都第几次看这本书了——”
  少年撒娇的声音从原本的清冷变得粘腻,还带着上翘的尾音,像是挂了甜蜜饵料的鱼钩,要是被他的粉丝听见了肯定又要狂呼可爱,而后被按在她们怀里揉搓。而无论在一起多久了,敛然也始终还是没有对自家小男朋友的声音产生免疫力,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在对方从沙发背另一边翻过来的时候松开了始终按在书页上的手,将小狗一样的黑发少年揽进怀里,揉了揉对方有些蓬乱的头发。小孩儿模样的家伙恶劣的笑了笑,伸长手把被丢在一边的书合上,朝着不远处的桌子上一丟,丢中了,少年又伸手勾下青年鼻梁上的红框眼镜,任性的大喊:“我们都难得闲下来几次,所以你不准看书啦,只准看我!”
  敛然对恋人的任性向来无奈,他只能看着自己的眼镜被对方勾在手指上转圈,而后也没有逃离被丢到桌子上的命运。在外向来以气场强大著称的歌王此时倒是对粉丝眼中可爱到顽劣的少年歌星毫无办法,他任凭少年粘腻的亲吻他的嘴角,哭笑不得的半扬起脖子:“啦,你之后不是还有个节目要上吗,你最近忙的黑眼圈都出来了,先去休息一会吧。”
  啦这个小名是只有少年的几个朋友才知道的,他对外的艺名叫道离,倒不显得冷,只是更衬的少年中二病晚期严重。此时的中二病听自己年长的爱人这么说反倒更不想去休息了,他咬了敛然的脸颊一口,气呼呼的嘟嘴:“不需要睡觉,然才是我的动力来源,只要然陪着我就好了!”
  “好好好。”敛然此时几乎已经是被死死压制在了沙发上,一向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的脸上此刻只有好笑和宠溺,他被抱的有些喘不过气,不过却完全不想推开对方——虽然说他的力气也完全比不过天生怪力的少年就对了。可是这时少年却突然又松开手,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用力的摇摇头:“不对,然你明天还有演唱会来着!我不闹了,你快睡觉!”
  “啦也是我的动力来源啊,我可以不睡觉吗?”敛然笑着道,而后就被又扑上来的少年捂住了眼睛:“不行,不听,你快点睡觉!”
  怎么你可以这么说我就不能了,敛然想,哪怕已经成为了生活一部分,他对对方司空见惯的蛮不讲理还是不免感到有些好笑。他挪了挪身体,平躺在大大的沙发上示意自己真的要睡了,少年的手才从他眼睛上挪开——眼睛长时间被压着会缺血不舒服。沙发又有了凹陷,敛然感觉到对方把头枕在了他的手旁边,像是催眠小孩一样拍着他的手,不过很有用,敛然渐渐也有些昏昏欲睡了,这时候他听到少年不甘的叹了口气:“该死的通告,要是我有时间去看然的演唱会就好了……”
  对哦,因为彼此都太忙的缘故,他们在家之外的场合都是聚少离多,更别说能有时间去看对方几个小时的演唱会了。敛然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小孩的脑袋:“我也想看啦的演唱会……话说我们好像都没去看过对方的演唱会诶。”
  “啊?”少年正被揉脑袋揉的舒服,听到对方的话顿时就跳了起来,抓着对方的手大声辩白:“没,我去看过然的演唱会的!”
   “诶?”敛然这下也被惊醒了,他弹坐了起来,满脸的惊喜:“啦原来去看过我的演唱会的吗!”
  “当然看过!然你怀疑我的粉籍吗!”少年不满道,随后他蹭过去,把脸埋在了对方的颈窝里磨蹭:“不过我那时候还是练习生……虽然坐的是前几排,然应该也不记得我了吧。”
  “我当时啊,”说着说着,少年语气变得柔软起来,带了点怀念:“看着你在台上表情很冷的唱歌,声音和人一样带着很强的气场,我就在想,这个人真好看,就是太远了……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
  “啦,”敛然没忍住笑了出来,他低下头去亲吻少年的发旋,语调温和,却惊起少年心尖上的飞鸟来,让那些天空的精灵都飞向对方的怀里,“不管我在你心里是远是近,总之现在我是离你最近的,不是吗?”
  少年点了点头,嗅闻着对方身上不能再熟悉的气味,嘴角上扬。是啊,多好啊,他想,上帝最厚待于我的,就是摘下了这颗星星,放在了我的怀里。
  
  “话说然,距离最近,”少年突然呲牙笑了起来,“负距离的意思吗?”
  “……”青年捂脸,“你还小,不要说这种老少都不宜的话。”
end
  
话说其实那件事是我真人改编……!我刚刚入圈还在白嫖的时候看到过安雷老师推荐,然在最上面×
挺感慨叭,我确实是把曾经遥远的星星摘下来了。

评论

热度(30)

  1. ﹢∞修仙诗人 转载了此文字
    //////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