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欧文骨科】梦中的婚礼

是给柚哥的欧文家骨科×× @🔜长时延期🔙
短打,婚礼现场,饿的要死了只能这样(……)
  
  无可否认,今天的凯莉确实很漂亮——凯尔恍惚的想道,大脑始终没有清楚的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呆滞的看着前方,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这一句对妹妹的夸赞是清晰的。
  凯莉今天将银色的长发挽了起来,在后脑上固定了一个样式古典的发髻,白色的头纱就从那里洒下来,半遮半掩着她露出的后背与胳臂。她一身婚纱也是雪白的,几乎和她雪白的皮肤快要合为一体,衬托的那双红蓝异色的眼睛更加璀璨,像是精心打磨过的上好宝石。明明脚上穿着的是尖细跟的高跟鞋,却是她拉着兄长在往前走,身上也已经是女人的打扮了,步子还是轻快急促的像个小女孩。凯尔被她拉扯的几乎是在用跑步的速度踏过红地毯,他身上也是一身白色西装,和凯莉一同跑过红地毯时像是朵白色的并蒂花从血河上漂过,地毯表面的绒毛微微摆动,像是河面被激起的涟漪。到了教堂内那个宣誓的小台前,凯莉拿起她该给凯尔带上的戒指,却又在执起兄长的手时停顿了,好半天,她还是苦笑一声:“哥哥,抱歉,我还是没有记住牧师的讲词。”
  凯尔安慰性的抚摸妹妹的头发,他叹口气,心里开始努力回想牧师在婚礼上应该说的话——这件事只能由他或者凯莉来做,因为这场婚礼上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凯尔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要是凯莉结婚了,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定要能够包容凯莉古灵精怪的个性,能照顾好凯莉的生活起居,能为她带来安全感和平淡生活中的惊喜,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能让本质寡情冷漠的凯莉动心。而到那时候他一定会牵着凯莉的手走过那条红地毯,在尽头将自己一半的生命珍而重之的交到对方手上,对着那人假模假样的发几句脾气,然后看着那人走进妹妹剩下的人生里。
  可这根本就是妄想,凯尔有些想要苦笑,他们的种族决定了寿命能和他们等同的都不会是什么善类,而一场短暂的爱情换来的永别也不会是他希望自己的妹妹去承受的。这种不幸不是凯莉的错,而凯尔受的住所有苦难,却为自己妹妹受到的种种不幸而心疼,下意识的多纵容关爱了凯莉许多。他从未想到这种爱护会导致感情的变形,而在凯莉真正表明心意时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他的妹妹捧着他的脸说兄长我只想要你做我的爱人,除你之外我又怎么还能这样去爱一个人?哥哥,就请你纵容我最后一次——
  这纵容的本源还是自己的罪孽,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凯尔看着凯莉的脸,最终默然无声的点头。这张脸上的几乎所有都与自己相同,嘴角上扬的弧度,鼻翼边打下的阴影,除了眼睛——凯莉的眼睛里比他多了狡诈和残忍,还有他所没有的,对自己的血亲入骨的爱恋。说到底凯尔和凯莉谁对对方都用情至深,不过是走了不同的两条路子。而凯尔想,凯莉既然想要他和自己一样,为了凯莉,他也会去做的。
  
  没人愿意光顾吸血鬼和恶魔混血的婚礼,更何况是不伦的结合,更是让人望而生厌。凯尔看着垂眼为自己戴上戒指的妹妹,还是有些内疚,是自己让她背上不堪的骂名,没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婚礼,凯莉自始至终其实都没有再能对他人有过美好的爱情,她将其全部投诸至自己身上,和原本同样美好的亲情反应生成恶臭的黑泥。
  而凯莉用一个吻破坏了凯尔让她觉得心疼和讨厌的表情,她在模糊的亲吻间揽住兄长的腰,带着他靠近自己,明确的告诉他他不是这一切的罪人,自己才是。
  “my best brother,”
  在模糊的气声间凯莉这么笑着呢喃,她的眼睛和她所爱的兄长是一样的颜色,倒映在对方的眼睛里原本该显得模糊不清,她看的却清晰的很。
  “my best lover。”
end
“我就是饿死!就是饿死在这里!也不会入别人家的娃坑的!(因为很冷)”
“啊凯莉真可爱(……)”
话不多说,只希望柚妈妈关爱骨科战士1551
骨科tag不会打,麻烦下柚妈妈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