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原创】一段日常

是和零哥一起原创的崽子 @零离🍸
兄弟骨科年上注意,安墨×安洛,双总裁设定
  
  安洛是个走惯了交际场的人,他生的副俊美的好皮相,心思也复杂深沉,当年他叛出家来自己打拼时,就是这复杂的人际关系帮他挡了不少来自他老爹的冷刀子。于是乎这么一路走过来,他撇不掉的狐朋狗友不少,能在要紧时候相助的好朋友虽然不多,但这些个好朋友也无一例外都是纨绔子弟的生活状态,要事谈着谈着就来首摇滚乐做伴奏是常有的事。安洛不是个爱玩的人,但朋友的邀请也不好拒绝,怎么都只能将就着陪下去。
  这天,几个人难得还算正经的把事情谈完了,大少爷风范的家伙们终于急不可待的一挥手,在外面等候已久的女孩们纷纷走了进来。
  安洛的样貌着实过于打眼,哪怕在一帮人模狗样的家伙里也算是上等,女孩们虽说该是平均分配,可那些去了其他人身边的也还是忍不住往他那儿看,脸上绯红,在他身边的则更是一脸欢喜,一个个柔弱无骨的往他身上靠。向来处变不惊的安大总裁差点被这一下吓的起鸡皮疙瘩,他霍然起身,把外套搭在臂弯里,道:“快十二点了,家里有人该等急了,我还是先回去了。”
  在场的人和安洛的友情都是以年计的,共处太久,哪怕是身边的女孩们一个个都巴巴的看着他,他们也早就麻木了,反而在听到他挂念着家里的谁时起了玩笑之心。其中一个最为恶劣,看着全身僵硬的安洛笑的差点从宽大的沙发里滑出来,抹着笑出来的眼泪道:“哎呦,安总裁,以前好歹还能陪我们喝一杯,现在才十二点就这么归心似箭了?感情这是遇到命中注定了啊,怎么,没请我们吃喜糖,就干了酒再走怎么样?”
  安洛看着这没个正形的家伙,眼角青筋直跳,直接回敬了个白眼给他:“家里那位禁我酒呢,还馋我等会儿我进不了家门你负责?再说就你这样,我请去喝喜酒,待会儿被那位误认成纨绔子弟我被逼和你断绝往来可别怪我。”
  “我们安总还是个妻管严?”那人挑了挑眉,还想说些调侃的玩笑话,话到嘴边看着安洛实在有些掩饰不住的不耐烦又咽了下去,“得,不打扰你的二人世界了,我们的夜生活你也别参与,回去吧。”
  安洛这才从浓妆艳抹的女孩们中撤出来,上了他那辆与他本人气质一点都不相符的便宜小车,往家的方向开。酒吧离他家并不远,没过几分钟,他人就已经在电梯里了。实在太晚,他也不确定安墨睡了没有,数着一点点增加的数字,难得觉得这速度实在太慢。
  家里留了灯,安洛打开门就被温暖的昏黄淹没了,他心心念念的自家哥哥看来下班的并不晚,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靠在沙发上看一本似乎是回来路上新买的书。见他回来了,安墨放下书,去给了他眼巴巴张开双臂的弟弟一个拥抱:“回来的挺晚,应酬去了?”
  安墨本身就不是多有气势的长相,和他气质锋利的弟弟相反,像温温和和的水,夜晚昏黄的灯光更是带有柔化效果,安洛看着对方的脸,心里一跳:“没有,和朋友商量关于未来合作的事情,具体内容是怎么干倒他们公司里冥顽不化的老古董——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我创立的公司里没有比我更大的老古董。”
  安墨无奈的笑笑,父亲创立的公司现在已经全权托付给他,仗着资历的老古董们到底有多么难说话,他也是深有体会,不奇怪他们为什么还要专门讨论这件事到这么晚。拥抱间他从弟弟的身上闻出些酒味和女人的香水味,他知道安洛对女人不会怎么样,但他知道这家伙到底能有多喜欢喝酒:“酒味?”
  “没,他们喝了,我没喝,商量完之后也赶紧回来了,”安洛从小就是被哥哥管着,哪怕长大了,兄长也已经变成了爱人,他害怕的条件反射也是一点没变,“你说过不准,我怎么敢?”
  安墨挑了下眉,表达了对于前科累累的弟弟明显的不相信,可安洛的眼神看上去也不像是喝了酒,安墨到底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拥抱间他们贴的很近,甜腻的女人香水的气味终于还是让安墨有些无法忍受了,他退后一步,而后抓着弟弟的肩膀往浴室的方向推:“身上味道太重了,先去洗澡。”
  知道他不会做什么是一回事,心里不喜欢他有这种怀疑是另一回事,安洛心知哥哥是不喜欢自己身上沾染的香水味,有点吃醋的意思在里面,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到了浴室门口,他忽然像想起来了什么,对着走向客厅的安墨喊道:“哥,你知道我朋友说我什么吗?”
  “什么?”安墨回头,看见他的弟弟站在浴室温暖的灯光下,正在冲着他微笑。安洛俊美的过于有侵略性,灯光并没有模糊去多少,安墨眨眨眼,突然很想吻他。
  “说我是妻管严,还是个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妻管严。”安洛占了个口头便宜,而后回忆起来什么,笑着叹了口气,“不过,哥,要说起来你确实从小到大都管我管的很严,我也确实认为你有唯一性——不过就是真心太难得,我追了你那么多年。”
  安墨愣了下,他们在一起还没多久,两个人都刻意的没有去提之前的种种,没想到今天被安洛轻描淡写的揭了出来。在现在看来以前的种种不过是多余的闹剧,可当时的安墨的的确确是差点就永远远离安洛的,他太过于自以为是,想一力担下所有,却没想过他的弟弟从来都不想要所谓良好的舆论,不过是想和他一起顶着恶劣的骂名一起生活下去而已。
  “……真心一直都是你的,”安墨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他不习惯讲什么情话,表白心意这种事也向来都是由安洛来做,可这一次性质不一样,他想,总要为之前的伤害做一个解释,“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
  安洛僵住了,他一直都处于主动的地位,对他来说兄长能够回应他的心意已经难得,更不要说被如何表白。过了几秒,他垂下眼,将已经红起来的脸藏进阴影里。
  “起码现在已经明白了。”他说。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