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原创】心动小事记录

是和零哥原创的崽 @零离🍸
兄弟骨科,年上,安墨×安洛
写的是少年时期的故事
  
  少年时的安洛还远没有以后看上去那么浪漫多情,能从别人的一句话猜到别人的心里去,每一个微笑每一句回答都仿佛是贴着别人的心思来的一般,那时还青涩的他冷淡且木讷,视青春期躁动的荷尔蒙为无物,在身边的伙伴们看某些杂志对着街边穿短裙的女孩们吹口哨时面无表情的路过,全然无视那些被吹口哨的女孩们对他含情脉脉的眼神。
  安洛唯一还像个普通少年的点是他喜欢运动,尤其喜欢篮球,在阳光下攻破对方防线的感觉让他兴奋,感觉自己如狩猎成功的狼。总会有带着小心思的女孩子在旁边观战,在他胜利时捧着水或毛巾一脸不好意思的上前来。少年尤其讨厌这时候那些伙伴们带着玩味的眼神,他不喜欢被这么看待,更不喜欢所谓粘腻的恋爱。
  裙子和裤子有什么差异?男孩的腿和女孩的腿有什么不一样?男人和女人除了某些器官还有什么区别?青春期少年所看重的不过是正常人类都有的躯体的一部分,人体图上所有部位都标的清清楚楚,安洛知道,所以连好奇都没有,更不可能因此对那些相差无几的身体心动,他一直都这么认为。所以他拒绝了女孩们,无视了那些泪眼盈盈,抱着篮球转身离开。
  他想了想,踏上了回家的路,尽管他知道现在家里应该是空无一人的——父母从小就很忙,经常是几个月才能看见他们一次,而带大自己的哥哥自从考上大学后就进入了父亲的公司实习,忙的不可开交,和父母的区别不过是挂念着他,所以每晚都会回来,哪怕实际上不过是带着文件回来加班。他除了熟人也不想和谁待在一起,所以回家正好。
  可家里的灯是亮着的,安洛推开门就愣住了——他熟悉的背影正窝在沙发里,只露出一个因为放松而蹭的毛茸茸的脑袋,记忆里的哥哥总是斯斯文文一尘不染,被白衬衫和黑色长裤包裹的严严实实,安洛算是这几年第一次见到他这么不注意仪表的样子。他似乎也是听到了开门声,转过头来冲着安洛笑笑:“去打篮球了?”
  “嗯。”安洛点头,嘴角不自觉也微微勾了起来,他弯下腰去换鞋,问道:“哥,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父亲的公司没什么事,学校那边的课上午就结束了,刚才去了健身房,想着回来看看你。”
  哥哥记得自己今天放假,这个想法让安洛心里有些小孩一般的欣喜,而他踩着拖鞋绕到沙发前才发现哥哥不仅是头发乱了这么简单——应该是因为去健身房的缘故,安墨并不是往常白衬衫黑裤子的打扮,他穿了件连帽T恤,下身是条灰色的运动短裤,线条流畅的手臂和小腿从宽松的袖口和裤管下伸出来,常年不见光的皮肤显得白皙,减弱了些肌肉带着的力量感。他脸上还带着薄汗,靠在柔软的沙发里,凭空多了点大男孩的意味。见安洛直愣愣的盯着他看,安墨以为是自己身上带着汗的原因,笑着向弟弟一合手,做出讨饶的样子:“运动的有点累,空调房里太舒服了就有些发懒……小洛别嫌弃哥哥啊。”
  哪里来的嫌弃……安洛的大脑此刻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反而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塞的满满当当,青春期该有波动的东西这时候才准确的在安洛脑子里炸开,把他所有的思绪扰乱成了一团浆糊。安墨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拖鞋里的脚缩上来踩在沙发上,安墨就着这个姿势蜷缩成了一团,不好意思的冲安洛笑了笑。安墨的脚踝皮肤也很白,薄薄的一层皮包裹着不多的血肉,突出的骨头和青筋更显得脆弱纤细。安洛被皮肤的白色刺的眼睛发痛,他僵硬的一转身:“……没有嫌弃,我去洗澡了。”
  从某种方面来说人和人之间真的是一样的,少年总都会有产生冲动的时候,无论早晚。所以由于哥哥的这节脚踝,安洛那天晚上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这件事,当然也不能分开来说。
end
论坛体写多了,复个健。
 

评论

热度(35)

  1. 零离🍸修仙诗人 转载了此文字
    哦呼!!!!!!!他们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