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诗人

皮皮是最好的,我泪了
开学了orz

还有我爱回回老师
不敢大声表白,只好小声说一下

【安雷】倒流

偏意识流,是突发奇想的东西,崩坏致歉。
  
  胜者决出,于是创世神说,我依诺实现这新世界的至高者一个愿望。面前的棕发青年听闻后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往前每一届胜出者近乎丑陋的欣喜若狂。他的武器在战斗中被折断了,他便抛下它们任其消散,抬腿跨过面前敌人尸体的头颅,残破的身体挺直了钉在漆黑的天幕下。创世神听到了他想要的,这过于不可能却并不贪婪,更像是一场平等的交易,神不懂,但是还是说,好吧,如你所希望的,安迷修。
  得愿者的名字被唤出,神谕打破了他所在的空间,那些世界的壁垒像玻璃碎片一般坠落下来,露出安迷修所期望看到的时空。安迷修于是站在了凹凸大厅里,他身上的伤没被治愈,看起来濒死的模样引来许多不怀好意的眼光。安迷修不在意这些,他的目光急促的扫了几下,而后锁定了不远处白衣的海盗。 
  安迷修记得海盗曾说过他们如果活到决赛,他会尽全力杀死安迷修,这是他们的约定,可不久前的时空里躺在安迷修脚边的尸体并不是他,安迷修甚至感觉自己同他不相见已经隔了很多年。棕发骑士的目光几近透着贪婪,海盗却无知无觉,甚至这个大厅内的人都对骑士的渴求无知无觉,那些时空壁垒碎成的玻璃碎片划开他和这世界的距离,警告他和这世界不是一致的,他所执着的早已离开很久了。
  可安迷修不在乎,雷狮是他的心愿,他的承诺,他的死敌,更是他的恋人,他赔上了所有过去换来一个干干净净的雷狮,仅仅只是看几眼也能暂时安抚下他尖锐剧痛至此时的心脏。那种蓬勃而陌生的生命力离他有那么久,那是雷狮所多余而他所缺乏的,安迷修不在乎失去,只是那种茂盛的火焰应该在熄灭前带着一整片山林陪葬,而不是无声无息的被水浇灭——安迷修记得雷狮死的何等安静,他被埋葬在一个参赛者赌上生命做出的梦境里,死在迷幻的睡梦中。
  安迷修可以不亲手杀死雷狮,也可以被雷狮杀死,他不天真,认为这场比赛他能和雷狮一起活到最后,只是他认为这不应该是雷狮的归宿。
  雷狮听到了安迷修的脚步声,于是他终于回了头,却正面迎上了断裂的亮色刀刃,身体中的血和安迷修握着剑刃的手掌的血一起涌出来,在地上纠结成色泽粘稠的花朵。他不认识安迷修,对安迷修的印象止于大赛参赛者介绍,却觉得对方眼里的东西有些熟悉。那不是爱情,没有爱情有那种能灼伤人的温度和锋利的光芒,而是接近偏执的东西,扯着身为安迷修的提线木偶来到他面前,完成他最期盼的最盛大的场面。
  雷狮眼里的光慢慢暗下去,安迷修死死盯着,直到那双玻璃珠般的眼睛能反射出骑士的样子,而后天地崩裂,雷狮从大地的缝隙中直直坠下去,极速变小的身影被天地搅拌成的混沌遮挡起来。安迷修没有坠落,他站在天地间唯一一条纯白明亮的道路上,道路推动他向前走,而安迷修看不到雷狮了,于是顺从的站起身,绿色眸子里的光芒和雷狮的被一并夺走了。有天使的声音为他唱起赞歌,可赞歌敲开骑士坚硬的外壳,却只能在空洞的内里震荡出无趣的回声,于是那声音停下来,叹了口气说,你已经没有过去了,安迷修,因此不必再回头。
  
特别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是安安胜利了,因为无法接受雷狮的死法,舍弃他和雷狮的过去回到初遇的时候杀死了雷狮
看情况会不会删8
  

评论

热度(43)